谈及留守儿童问题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6-17 05:4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监护,首先当然是父母亲人的责任,但既然打工是欠发达地区众多为人父母者迫不得已的选择,当地政府必须在留守儿童的监护上担起应尽的责任。虽然这个担子不好挑,但挑与不挑大不一样。

6月17日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成都金堂县的一些做法,就值得各地借鉴。金堂是典型劳务输出大县,全县从小学到高中留守儿童2.5万人中,父母均常年在外的9000多人,占成都全市此项数据的一半,散布于全县各边远乡镇山区。虽点多面广,但通过一系列工作,该县近年有效避免了发生留守儿童意外事故。“金堂经验”值得称道的经验有两个:

内容提要: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几起与留守儿童有关的悲剧事件,人们在痛心之余,再次深切反思:对于这个关乎国家与民族未来的庞大群体,怎样才算尽到了关爱之责?监护,说到底要有人。

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几起与留守儿童有关的悲剧事件,人们在痛心之余,再次深切反思:对于这个关乎国家与民族未来的庞大群体,怎样才算尽到了关爱之责?

应该说,关爱留守儿童,各地都制定了很多有针对性的政策。笔者每到一地采访,谈及留守儿童问题,当地必定翻出一堆数据:筹措了多少资金,建立了多少台帐,解决了多少寄宿,将多少留守儿童的信息录入了数据库……这些工作的确很不容易,花费了政府部门大量心血,但总体感觉仍偏于物质层面。要知道,给留守儿童送钱送物,卡上定时发钱,是不是就能让孩子们在夜里能听着故事入眠?其实我们很多人从成长经历中都知道,较之贫穷,爱的匮乏更关乎孩子的心智健康。留守儿童,最缺少的不是温饱而是监护。

其一,以学校为主进行人头管理,教师上门,服务上门。配齐心理健康教育教师,建立校外心理辅导员队伍,留守儿童100%接受心理辅导;确保100%的留守儿童有条件与父母网络见面;一镇建一个标准志愿者服务站、一个乡村少年宫,一村一支志愿者服务队,一校一个“留守儿童之家”、一个寸草心家园。